华为:好大的野心啊

文 | 李一帆

如果你去过上海南京东路的华为全球旗舰店,就会发现这座整整三层的建筑里,除了手机、手表、电脑、音响,还有各式各样华为生态的智能家居,博世的电冰箱、HUA的跑步机、WeeeMake的编程机器人……以及在进门一眼就能看到的位置,一辆沃尔沃XC90(www.dabf.cn)。

华为不是在帮忙沃尔沃销售,而是为了向所有人展示这辆车上的HUAWEI HiCar智慧出行系统。

HUAWEI HiCar是华为将手机服务生态延伸到车内的智能系统,这辆展车旁边竖着的牌子说明了它的所能,“导航服务、驾驶关怀、智慧助手、娱乐服务、情景智能、极简连接”,用句俗话说,就是可以连接车与万物。

因为摆放位置扎眼,沃尔沃XC90的身前身后总是聚集着吃瓜群众。

但对华为来说,这其实只是HUAWEI HiCar方案的刚刚起步,也只是华为汽车版图里的去处之一。

现在的华为,越来越多出现在汽车相关的各种场合。

比如造车猜想里。今年6月,长安蔚来股权结构发生变更,长安持股比例高达95.38%,蔚来则几乎悄然退出,随后就有消息称,华为有意参股长安蔚来,正式入场参与造车。

比如各汽车品牌发布会上。奥迪、长城、比亚迪……你能在太多汽车厂商的线下发布会上看到华为的身影,而且是上台长篇大论的那种,甚至很多时候,华为比主机厂更像主角。

比如汽车行业的年度“盛会”。2019年,华为第一次以独立展台的形式出现在上海车展现场,它没有新车发布也没有明星车模,展台却每天人头攒动。刚刚过去的北京车展,是华为的车展第二城,车水马龙,盛况依旧。

华为的汽车版图正在渐次铺开,我们几乎可以预见,三五年后,一切将迥然不同。

全能出击

有人说华为是受现在形势所迫,于是“降维”切入汽车。我不这么看。因为华为其实很早就盯上了这块蛋糕。

早在2010年,华为就提出了“云管端”的概念,其中就包括车联网云平台的相关内容。

2013年,华为正式成立了“车联网业务部”,开始依托LTE-V和5G技术布局汽车产业链,包括车联网和智能驾驶等等。

2019年,早已入局的华为不过是正式宣布,要做“汽车增量零部件供应商”,同时正式成立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业务单元(汽车BU),与三大传统业务集团(BG)地位相当。这被外界看作是华为全面切入汽车领域的开始。

华为所谓的“汽车增量零部件供应商”,言下之意有二:

一是不造车,只做供应商;

二是不与现有供应商抢饭碗,只专注于增量业务。

但这并不意味着华为盯上的汽车市场很小,正相反,华为汽车业务涉及的“增量”,不但是明智之选,而且范围非常之广。

为什么说明智?

因为造车哪那么容易呀。造车是个精细活儿,品牌力产品力创始人魅力缺一不可,即便是特斯拉,车机软件都玩出花儿了,品质问题还总被人诟病呢。更何况要论净利,极度重资产的整车厂盈利情况真不一定比供应商们出色。

华为进军汽车业,生而有着云、芯片、智能终端等各种能力,成为数字供应商自带优势和主动权,何苦去做吃力不讨好的整车呢。

而且造车是条不归路,一旦踏上了,想做回供应商可没那么容易。这也是为什么华为不愿意与人“抢饭碗”。想当年麦格纳有点造车的想法,试图收购欧宝、自发概念车,结果被大众威胁甩脸,最终麦格纳放弃造车,选择与大众重修旧好。

华为不造车,不和主机厂、供应商抢饭碗,再明智不过。

但这并不意味着生意空间就很小。

科技巨头进入汽车领域有哪些姿势?无外乎这么几种。

谷歌百度滴滴亚马逊,是自动驾驶派系;阿里腾讯苹果,是车载系统与服务应用派系;微软,是云服务平台派系。

但在华为看来,小孩子才做选择题,成年人当然是全都要。所以从车载系统到自动驾驶,从5G技术到云服务,华为基本切入了未来汽车的所有增量“零部件”,布局比谷歌BAT等要全面得多,他们的目标是成为博世、大陆这样的Tier 1供应商。

这个定位不难理解,因为相比传统互联网大厂,华为不单在软件方面占有优势,在5G通信、技术设施配套、网络架构、大数据调研以及硬件设备等方面,也有着其它企业并不具备的能力。

单说一个5G,对汽车就能产生不可估量的效能。比如在车联网领域,有了5G的高传输速率,车内AR/VR、超高清流媒体等更多应用就有了被开发的机会;智能驾驶领域,5G更是实现L4、L5级自动驾驶的关键。

可想而知华为的潜能。

数管齐下

去年华为汽车BU正式成立后,内部划为了智能车云、智能网联、智能座舱、智能驾驶、智能电动五大板块,目前大约有2000~2500名员工。这就是华为全面铺开的汽车业务。

其中的很多功能也已经或正要应用在量产车上。

具体而言,其一,智能车云。

就是与车辆相关的各种云服务嘛,自动驾驶云服务、V2X云服务、车联云服务、电池管理云服务等等,奥迪、大众、通用、红旗、长安等等,都是华为云服务的甲方。

其二,智能网联。

华为全球旗舰店里的那辆沃尔沃XC90,其实主要展示的就是智能网联功能。智能网联属于数字应用里相对直观、也是我们最熟悉的部分,交互、娱乐、与家里互联等等都算,华为的目标就是让消费者能无需学习和适应,直接把车机当手机,上车后不碰手机完成各种工具和娱乐功能。

再往后随时升级,争取让车主每个月都感觉在开一台“新”车。

其三,智能座舱。

华为智能座舱的基础,是麒麟芯片和鸿蒙系统。

这是个炸场式的应用,通俗来说就是要实现手机、电视、穿戴、汽车等多样化终端的无缝互联,ARCFOX与华为的合作内容就是基于此。这也是华为野心最蓬勃的汽车业务,就拿现在基础款的华为HiCar来说,华为的目标是2021年计划预装超过500万辆。什么水平?2019年全国汽车销量2576.9万辆,也就是未来五分之一的汽车会自带HiCar系统。

其四,智能驾驶。

华为切入智能驾驶研发的时间并不算早,但手持芯片、传感器和激光雷达三把利器,就是华为敢玩智能驾驶的勇气基础。

这三把利器的具体优势我们不赘述,仅从结果而言,目前华为自主研发的MDC平台最高已能支持L4级别的自动驾驶,还能根据厂商的需求提供特定产品。奥迪与华为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合作,就是基于MDC平台。

其五,智能电动。

这里主要指的是电池和电机。华为不生产电池电机,但会为新能源汽车开发BMS电池管理系统、电机控制器、车载充电机系统和设备等等。

可以看出,华为的汽车供应商业务范围相当广,手机行业的故事已经证明了技术的边界可以被不断推翻,而华为要做的,就是把这一结论再次证明在汽车行业上。

汽车行业现在的边界是什么?

一眼看去,表面是电动进程。但其实,更是与电动进程同步进行的软件进程。

就像我们韦青青常说的,特斯拉为什么牛,其他车企为什么画虎不成,就因为他们没明白,决定未来汽车价值核心的不是用不用触摸屏,而是那块屏幕背后有哪些功能。

所以你看华为正在做的,往小了说是琢磨那块屏幕背后的功能,往大了说就是研究整台车背后的功能。主机厂做躯干,华为做大脑。

现在,与华为达成合作的汽车企业少说也已有十几家,从合作内容来看,就和华为汽车BU的内容重点一样,华为参与的全部是“大脑”的部分,而且几乎所有的“大脑”细节都没放过。

往长远了想,这个“脑洞”空间其实很大,随着汽车越来越受“大脑”而不是躯干控制,随着愿意与华为分享“大脑”的车企越来越多,华为就越来越有可能成为未来汽车“大脑”的事实决定者,至少一些诸如汽车内部通讯协议、底层软件和技术平台的东西,华为很可能将成为新协议的“制定者”。

如此一来,就像苹果并不是靠屏幕而是靠iOS击败了诺基亚一样,华为其实将直接切入现在Tier 1厂商们所在的领域,且话语权越来越大,然后用句俗话,成为我们汽车里的安卓。

所以华为的这场生意,是革命式的。

大有可为

一个月前的2020华为开发者大会上,有人问华为的汽车智能系统到底有什么不同,华为软件部总裁王成录是这么回答的——

“华为眼里看所有东西都是手机,车是带四个轮子的手机……我们把手机拿到车里以后,无外乎就是从用手机的计算能力、处理能力,转变成把方向盘上的按键变成手机的输入设备,把车上的GPS导航当成手机的导航模块,这就是我们鸿蒙系统的核心。”

也就是说,未来车机如手机,车机升级如手机升级。

基于华为的系列动作,未来汽车会成为另一个智能终端,而不是孤立的移动工具。

9月8日,华为电动技术有限公司成立,注册资本2.5亿元人民币,法定代表人为王军,也就是华为汽车BU的总裁。

9月25日,华为在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生态论坛发布了一系列产品,包括全新一代华为MDC智能驾驶计算平台系列、智能座舱解决方案、华为智能车云服务2.0等等,同时,宣布将在今年年内对华为汽车BU投入超过5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33.5亿元),且短期内不考虑盈利。

也有华为内部人士告诉我们,华为的手机大数据组已经开始将部分人马和业务向汽车大数据转移。

尽管由于车企开放度等问题,汽车数据的收集分析工作往往较为难做,但如果华为的增量市场拓展成功,样本足够多,与车企合作也足够深入,那么汽车数据方面就有了突破的可能。而一旦突破,数据的力量不可小觑,华为很可能打造出比安卓还安卓的东西。

这样的话,除了博世、大陆等传统供应商,谷歌、亚马逊、BAT等,都面临着被华为切割奶酪的可能。

现在的汽车电子产业链中,Tier 1多少有点国际寡头垄断的意思,半壁以上的江山都被博世、大陆、电装们把持。我国缺少世界级的Tier 1供应商,而华为的MDC、HiCar、mPower、华为云、激光雷达等等,背后彰显的都是成为Tier 1的雄心。

智能汽车与华为的企业基因本就有不少匹配之处,所以对华为而言,这是一个足够大并且充满想象力的生意。

你看现在的华为各种焦虑,但这些巨头们眼看着华为切换跑道,庞然大物朝我迎面奔来,很可能比华为还要焦虑。

“我们要重新思考每一个行业,每一个行业都有可能受到人工智能的影响,甚至也有可能因为人工智能而被彻底颠覆。未来最能颠覆的一个产业就是汽车产业。自动驾驶电动汽车可能将中国16万亿产值的汽车业,包括周边产业,彻底颠覆掉。”

这是华为副董事长、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曾经说过的一段话。而华为,正走在这样的颠覆之路上。

成为Tier 1,但愿华为能做到。

主营产品:压铸模具钢,冷作模具钢,塑料模具钢,高速钢